扬帆起航

啦啦啦啦


长腿叔叔:

醉夕阳。

三毛说:“如果有来生,要做一棵树,站成永恒,没有悲伤的姿势,一半在尘土里安详,一半在空中飞扬;一半散落阴凉,一半沐浴阳光。非常沉默非常骄傲,从不依靠从不寻找。”

三毛带我走出抑郁学会接受生活里的不完美,看着张爱玲学着不存幻想,冷眼看人,得之我幸,不得,我命。阿兰·德波顿教我如何好奇、思考和观察,让我重新对生命充满热情。

旅行是什么,德波顿并不想急于提供答案,旅行为什么,德波顿似乎也不热心去考求。所有的所有,更像是一种情绪的释放与归纳。

张雨生《我期待》中有一句歌词,我期待,有一天我会回来,回到我最初的爱,回到原始的情怀。是否,如此情怀的人终免不了一场无疾而终的命运,如三毛,这个女子。